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腹黑丞相的追妻令_ 五十四 别哭了-

时间:2021-03-22 18: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杨倾葵小说腹黑丞相的追妻令 五十四 别哭了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我不喜欢阿碧姑娘。”

    舟白说完后,习远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呆呆地在原地站了一两秒,突然说了句,“你……该不会喜欢夫人吧?”

    这个问题昨天萧清也问过他。舟白没有说话,算是肯定了。

    “什么时候的事?”习远一秒变得正经起来。

    “你别问了。”

    “你知不知道喜欢自家主子的女人是多么罪该万死的一件事?”习远不忍心看着昔日共同长大的好兄弟越陷越深。

    “我知道,可我控制不住。”

    “什么意思?”习远听不懂。

    “走吧。”舟白没有回答习远的话,又开始自顾自地走着,“再不回去,大人又该觉得我们办事不利了。”

    “你把话讲清楚,舟白。”习远的声音湮没在了风里没有回应。

    自从梅红被带走后,梅白就一直闭目养神。直到那两个丫鬟有事被叫出去后,她才睁开了双眼。

    “我会为你报仇的。”梅白颤抖着声音,眼睛微微发红。

    她和梅红虽然是孪生姐妹,但性子是大不同的。她隐忍,善于伪装,而梅红,鲁莽,藏不住事。两个人的待人接物的风格形成了鲜明对比。

    自她们沦落青楼开始,她便带着梅红一步步往上爬。好不容易成了花魁,沈放却来了。

    她记得那天,本来是她上台子演出,谁想到却突然头疼脑热,无奈让妹妹梅红代替自己上去。

    谁知道,那天还没躺倒中午,厢房就传来了梅红要飞上枝头做凤凰的事。她当然不信。梅红是自己亲手带大的,像她那般莽撞且不大气的样子,怎么会被高高在上的丞相大人看中。。

    梅白跌跌撞撞地跑了出去,谁知道恰好碰到沈放问她的家世过往。

    梅红自始至终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胞姐。梅白心灰意冷,却在不经意瞥见沈放的惊世容颜,心中暗暗生出一个冲动。

    “梅红……梅……”话还没说完,梅白便直接冲进了大厅。

    “抱歉,我不知道还有客人在。”梅白福了福身,正准备出去,意料之中被沈放叫住。

    “你们是孪生姐妹?”

    “是,大人。”梅白的模样很顺从,没有人能看出来她是故意进来的。梅红看到梅白突然闯进,还顺势和沈放搭上了话,脸气得一阵白一阵青。

    不得不说,女人的脸是天生优势。虽长着同样一张脸,梅白穿衣上妆向来淡雅,而梅红却要妖艳一些。

    各有各的美,不过要是说有那么一丁点苏觅的韵味,还是梅白占得多些。

    那一天的最后,梅白无意中瞥到,沈放看向自己时眼神。那种眼神,是在梅红身上不曾出现的。

    那一刻,梅白心里清楚,她赌赢了。

    之后,沈放问他们姐妹二人愿意跟他去丞相府吗?她们想都没想便跟着去了。

    青楼的花魁终究是上不了台面,只能风光一时。可丞相府的夫人不一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先前到丞相府的时候,梅白还洋洋得意,以为自己是靠美貌俘获了沈放的心。

    可后来闲来无聊在院子里乱转时,才从下人的口中得知,自己能有资格来沈府,是托了沈夫人的光。

    梅白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相信自己是别人的替代品。她不相信。

    那天回屋后,她既想知道实情,又不想以身犯险,于是故意将来此事透漏给梅红。如她所预料的那样,梅红果然耐不住性子,直接就跑去问了沈放。

    “谁和你说的这事?”沈放皱了皱眉,面前的女人明显不知道她已经触怒了自己的底线。

    “没有谁说,我自己无意中听到。”梅红在出来前答应了绝不出卖梅白。

    “在哪儿听到的,说实话。”沈放玩弄着手上的扳指,眼神里全是不屑。

    “我……我听院子里的下人说的。”梅红哆哆嗦嗦,她高估了沈放对自己的喜爱。

    就因为她的不识抬举,那晚,沈府凡是被涉及到下人全部被遣散回家。而梅红自己,也被关禁闭两天两夜。

    自此以后,谁也不敢提沈夫人的事。而这所发生的一切,正好印证了梅白的猜测。

    她不敢多说,免得惹祸上身。直到某一天,她趁沈放去宫里赴宴,在他的屋里发现了一名女子的画像。

    那女子和她有些相似。可她心里清楚,那画像上的人不是她。

    是传言中的沈夫人,苏觅。

    梅白盯着画像久久不能回神,因为苏觅真的惊为天人。她们直接简直就是云泥之别。

    过了许久,她才悄悄把画像放回原位。心中却暗暗萌生了一个想法,她要模仿苏觅甚至代替苏觅。

    梅白的心思很细腻,她每天的穿着搭配几乎都是照着那张画像来的,却又让人瞧不出一丝纰漏。

    除了和她朝夕相处的梅红。

    一天,沈放下完早朝,同她们姐妹二人一起吃饭。梅红突然冷不防地说了句,“姐姐,你最近怎么穿衣风格都变了?是为了讨大人欢心吗?”

    “我一直都是这样。”梅白回应道。

    沈放瞟了眼梅白,没有说话。她吓得魂儿差点飞出来。

    过了一会儿,沈放突然询问,“明天皇上要微服私巡,你们两个想去吗?”

    “想去!”梅红倒是表现的挺积极。

    “你呢?”沈放转过头看向梅白。

    “奴婢自然是想去的。”

    “好,那你们两个今晚收拾好行李,明日辰时跟我去宫门口。”

    那一晚上,梅白不知道梅红是什么过的,反正她是开心的睡不着,一直在翻来覆去。

    第二天,天还没亮就起来收拾衣服。直到开心地跟着沈放去了宫门口后,才发现画像上的女子也在那里。

    梅白有些无地自容,因为她身上的衣服都是照着苏觅画像上的搭配来的。

    她怕苏觅发现自己的小心思。

    可是,苏觅全程没有看她一眼,似乎就当她没存在一样。

    梅白又有些不服气,觉得苏觅不把她看在眼里。

    可梅白最擅长的事便是伪装,心里的一切她都没有表现出来。她知道,只有沉住气才能有机会当上沈夫人。

    可她没想到,这一路上,变数横生。连自己最亲近的人都为此赔上了性命。

    对于这点,梅白还是很难受的。梅红被拉走时,嘴里求救的人一直是她。可她没有勇气站出来。

    沉默了好久,直到耳边再也听不到梅红的声音,她才回过神来。

    晚上的时候,梅白倒是挺让沈放意外的。他以为,自己当着梅白的面杀了她最亲爱的妹妹,梅白会因此恨自己。

    可她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

    “诶,梅红怎么没来?”刘帝注意到这对孪生姐妹只来了一个人。

    沈放一直在低着头吃碗里的饭,直到听到刘帝的话才停下筷子。他正准备随便邹个理由糊弄过去,没想到梅白替他解了围。

    “妹妹她身体欠安,我不想她奔波劳累,就求着大人送她回去了。”

    “哦,那姑娘体质不行啊!这才刚出来,就又回去了。”刘帝摇了摇头,心想梅红体质那么差,一定不能做沈放的妾室。

    “你多吃点,我瞧着你也挺单薄的。”刘帝感叹完那事后,又对梅白说。

    “劳烦王爷挂念。”被当今皇上关照是何等殊荣,梅白激动又感动。

    刘帝笑了笑,又望向苏觅,“小丫头,你也多吃点。要不以后怎么生侄孙?”

    饭桌上一阵寂静,沈放和逸王均看着刘帝,而苏觅则很难为情地低着头。

    “我说错了吗?”刘帝不自知。

    “舅舅,您以后多吃饭少说话。”逸王夹了一口菜放到刘帝碗里。刚刚刘帝说这话时,吓得他一阵紧张。孩子本就是苏觅最大的痛,且现在他同苏觅之间也闹得很僵。

    “你这小子,怎么和本王说话呢!”刘帝假装生日,“泽,你应该好好管教管教你这个弟弟,太没大没小了。”

    殊不知,刘帝又说错了话不自知。沈放和逸王早就因为苏觅恩断义绝了。

    “吃饭吧。”沈放也夹了点菜到刘帝碗里。梅白看着眼前的一切很不舒服,凭什么苏觅就被大家这样维护,而她就只能一个人默默地承受。

    说到底,还是她自己不够强大。想到这里,梅白拿着筷子的手微微用力,她以后也要当人上人。

    苏觅一直没有说话。她低着头吃了几口饭,就借机不舒服离开了。

    逸王也没敢追过去,他怕这样的行为会导致苏觅的形象在刘帝心中拉低。沈放只是朝着她离开的方向瞟了一眼,脸上的神情几乎没什么太大的变化。

    因为等会儿还要赶路的缘故,苏觅并没有走得太远。她在马车附近转了几圈,最后索性坐在了树下发呆。

    现在她只要一听到有关孩子的词,就会变得特别敏感。她不想在众人面前表现的那么明显,可就是控制不住。

    苏觅把腿慢慢曲起来,把头埋在了膝盖处,直到一个手绢递了过来。

    “给。”

    苏觅抬起头,看到了舟白。

    “你怎么来了?”苏觅有些纳闷,因为舟白一直对她表现得若即若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