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死亡万花筒_ 35.骨塔之内-

时间:2021-04-07 14: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西子绪小说死亡万花筒 35.骨塔之内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阮南烛见林秋石脸上呆滞的表情, 道:“怎么, 这都不肯亲?”

    林秋石面露无奈:“祝萌, 别闹了……”

    阮南烛凑过来:“我可没有闹,认真的很哦。”

    林秋石看着他的眼睛, 确定他的的确确不是在开玩笑后,只好低下头,撩起了他的发丝, 在他的额头上认真的印下了一个吻。这个吻无关情.欲,仿佛是在面对自己无理取闹的妹妹一样。

    “好了吧?”亲完之后林秋石问。

    阮南烛被亲之后沉默了片刻,随后幽幽的叹了口气,但他也没有再说什么,而是对着林秋石招招手, 示意他附耳过来。

    林秋石还以为他是要告诉自己答案,便乖乖的低了头,谁知道阮南烛一把按住了他的后脑勺, 两人的唇就这样接触在了一起。

    林秋石:“????”

    阮南烛尝了自己想尝的,满足的笑了起来:“这样才对。”

    林秋石:“你——”

    阮南烛:“我怎么了?”他眼角弯弯, “你想再试试?”

    林秋石:“算了没什么。”他此时终于发现了阮南烛这货是在故意逗他玩,这人明明在外面的世界里挺正常的, 怎么一到门里面感觉画风都变了呢。林秋石放弃了寻找答案, 忧伤的往自己嘴里塞了一个馒头。

    阮南烛和蒙钰到底说了什么,成了一个谜团, 他也没有要解密的意思。看见林秋石的下场之后程千里厚着脸皮也去问了一句, 谁知道阮南烛闻言斜眼瞅着他, 说:“怎么,你也想亲我?我对小孩子可不感兴趣。”

    程千里:“如果你愿意的话……”

    阮南烛:“我看你是皮卡丘的兄弟皮在痒。”

    程千里瞬间蔫了。

    他们正在说话,那导游正好来了,她站在不远处空旷的地方又挥舞起了手里的小旗,对着众人呼唤道,集合了,集合了。

    团队里的人陆陆续续到了导游身边,导游数了一圈人数:“人齐了,十二个,我们可以出发了!”

    十二这个数字一出,人群里发出了窃窃私语之声,误解了这句话的人们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含义。

    “怎么会是十二个??”有人颤抖着声音说,“难道我们里面有人不是人?”

    “应该是,Npc一般情况下是不会说谎的,所以藏在我们里面的那个鬼是谁……”嘈杂的声音越来越大,怀疑如同瘟疫一般在人群中蔓延。本来就紧张的气氛因为导游短短一句话变得更加紧绷,甚至让人有些窒息。

    他们十三个人,一般都是分成两三个一队,这下之前两人队的队伍都开始寻找新的伙伴,想要至少保证自己身边有两个人。

    林秋石他们总是四个人走在一起,所以倒也影响不大。

    “我们之中真的有鬼吗?”徐瑾瑟瑟发抖,脸色白的跟只兔子似得,她咽了咽口水,小心翼翼的将眼神移到了阮南烛身上,停留了目光……

    “怎么?”阮南烛注意到了徐瑾的注视,他走到了徐瑾的身边,似笑非笑:“你觉得我比较像鬼?”

    徐瑾:“没、没有的事!”

    阮南烛转头看向林秋石:“林林,她说人家像鬼啦。”

    林秋石:“……”大佬你是戏又来了是吧。

    徐瑾赶紧解释,说:“祝萌你别误会,我没有说你,只是这所有人里你最漂亮……”

    阮南烛:“哦,这样啊。”

    徐瑾赶紧点头。

    阮南烛:“林林,你觉得谁最漂亮?”

    林秋石内心实在是痛苦不堪,作为一个正常取向的男性,他真的不愿意承认阮南烛这个大吊萌妹是这十几个人里最可爱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阮南烛楚楚可怜瞪眼睛的模样,当真让人很难把持,于是林秋石很没出息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啊,徐瑾姐姐。”阮南烛满意的笑了。

    徐瑾面带痛苦之色,显然在她的眼里,阮南烛是鬼的可能性极高,不然有哪个进这样世界的人还有心思谈情说爱,还脚踏两条船……

    当然这些话她都没敢说,只能默默的想。

    今天去的地方,是塔群。

    经过漫长的跋涉,众人到达了目的地。因为有前两天的经验,所以今天众人到达目的地后状态好了很多,大家也没有都躲在塔里面,而是开始四处搜寻更多线索。

    虽然知道团队里多了一个不存在的人,但阮南烛却显得非常悠闲,他绕着最高的那座塔转了一圈,然后突然掏出了一个尖锐的工具,对着塔上的墙砖开始动起手来。

    林秋石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说:“你这是做什么呢?”

    阮南烛:“我想看看塔里面有没有东西。”

    林秋石:“东西?”

    阮南烛扭头:“你之前不是说听见里面有人在挠墙壁么?”

    林秋石:“那万一是我的错觉……”

    阮南烛却是冷静道:“没事,我比你相信你的耳朵。”

    林秋石:“……”

    阮南烛正在低着头敲墙壁,旁边的徐瑾却小心的扯了扯林秋石的衣服:“我想上厕所,你可以陪我去吗?”

    林秋石一愣:“我?”

    徐瑾点点头。

    林秋石:“我……不太合适吧,不如我让祝萌陪你……”

    他话只说了一半,便见徐瑾疯狂的摇着头,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祝萌,又故意压低了声音:“林林哥,我有点事情想和你说。”

    林秋石见她的表情,稍作犹豫:“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么?”

    徐瑾声音微不可闻:“你不觉得……祝萌特别……不像人吗?”

    林秋石:“……”

    徐瑾:“无论是长相还是性格,哪有她那样姑娘,胆子那么大……”

    林秋石对此表示赞同,哪有祝萌这样的姑娘啊,所以她其实不是她,而是他。

    徐瑾:“你不觉得吗?”

    林秋石面露难色,其实他从某种程度上能理解徐瑾,因为阮南烛的确非常的可疑,但是奈何他们已经认识那么久了,阮南烛和程千里是这个团队里他唯二可以确定身份的两个人。

    “我……不觉得。”林秋石只能给徐瑾这个答案,“他虽然很可疑,但的确是带着我们在努力活下去,如果他是鬼,诉求又是什么呢?”

    徐瑾闻言显得有些为难,嘴唇动了一下到底是没说出什么来,但看她不甘心的模样,显然还是继续坚持着自己的答案。林秋石无法,只能又低声安抚了她几句。

    他们这边说话,阮南烛那边却也有了成效,他居然真的将塔边的墙砖敲开来一块,露出了里面的芯子。

    程千里一直在旁边看着,阮南烛把墙砖敲开的时候他倒吸一口凉气,骂了句卧槽。

    “怎么了?”林秋石听到声音朝着程千里的方向走了几步,也看见了阮南烛从墙壁里面掏出来的东西。

    只见墙砖之后的水泥里面,居然密密麻麻的镶嵌着人体的骨架,这些骨架重重叠叠的堆积在一起,不过方寸之间至少就可见三四个人的尸骨。

    “唔……”阮南烛看到这一幕也不惊讶,“我就说墙壁里肯定有东西。”

    林秋石想起了他在墙壁里听到的抓挠声,脸色白了一下。

    徐瑾更是哆哆嗦嗦的躲到了后面,吓的直哭。

    “好了,现在知道塔里面是什么了。”阮南烛站起来,拍拍手上的灰,“你们两个刚才说什么呢?”

    “没什么。”林秋石看了眼徐瑾,“小事。”

    “哦,小事么。”阮南烛却若有所思的看了眼徐瑾,起身走到了她的身边,伸手按住了徐瑾的后背,“徐瑾,你在怕什么呀?”

    徐瑾浑身抖如筛糠。

    “难道是在怕我?”阮南烛脸上挂上了一种微妙的笑容,这笑容很难用言语形容,虽然不难看,但当真是那种小孩子看了都得做噩梦的表情,“我有什么可怕的?”徐瑾只是摇头,压根不敢说话。

    林秋石哭笑不得:“你别逗她了。”

    阮南烛摊手,故作无奈,“好好好,不逗了。”他起身去了塔边,继续研究骨头去了。

    徐瑾好歹缓了过来,她悄咪咪的看了阮南烛一眼,委屈的擦干了自己的眼泪。

    林秋石:“……”阮南烛有那么可怕吗,把人家小姑娘吓成这样。

    “这塔最少用了上千人的骨头。”阮南烛说,“如果那个人的妹妹的尸骨就在这里面……”

    “那要怎么造出来?”程千里瞪着这密密麻麻的尸骨,“就算我们全死光了,这人也找不出来吧。”

    “嗯。”阮南烛,“所以还有别的办法。”

    程千里抠抠头皮:“什么法子?”

    阮南烛眸光流转,看的程千里后背一紧,果不其然,他对着程千里伸出了手:“你昨天偷偷捡回来的那根骨笛呢?”

    程千里:“卧槽!你该不会是想!”

    阮南烛:“嗯。”

    程千里表情里瞬间充满了惊恐的味道,他说:“你真的要这么做?那可是人的腿骨,而且吹出来到底有什么效果都不一定……”

    “就是因为不一定才要试试看。”阮南烛,“拿来。”

    程千里默默的从自己随身携带的兜里掏出了那根骨笛,递到了阮南烛的手上。

    阮南烛握住笛子仔细观察了一番,随后便动作自然的将笛子放到了唇边,张口吐息,笛声从他的口中传了出来。

    他吹的是阿姐鼓的调子,悠扬婉转,却莫名的带上了一丝诡异的凄凉。

    “咔擦……”有微微的响动声从林秋石的身边传出,林秋石愣了片刻,发现这声音的来源竟然是他身边的高塔。那种有人在墙壁里抓挠的声音越来越明显,起初只是他一个人能听到,后来程千里和徐瑾也听到了这声音,两人脸色都变了。

    “祝萌,别吹了,好像出事了。”林秋石阻止了阮南烛。

    阮南烛停下动作,朝着塔顶看去,却是看见那个悬挂在塔顶的圆形突然开始微微的抖动起来……

    “我们走远点,这塔好像要塌了!”阮南烛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就走。

    林秋石他们紧跟在阮南烛身后。

    其他人也发现了这里的异常,开始朝着旁边散去,在众人散离了没多久后,那塔便发出一声巨响,轰然倒地,露出了里面无数的尸骨。

    然而让众人窒息的却是那些尸骨开始缓慢的蠕动,起初动作还很慢,接着速度开始变快,尸骨呻.吟着相互攀爬,最终形成了一座高高的塔——只是这一座塔,是用骨头搭成的。

    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不止是愕然,还有深深的恐惧。

    不知何处传来的鼓点又开始响起,有少女的声音跟着鼓点和唱:“唔唵嘛呢叭咪哞,唔唵嘛呢叭咪哞……”

    这与其说是歌声,倒更像是在念诵经文。

    “我们不会要进那塔里吧?”徐瑾哽咽了一声。

    “似乎是这样的。”阮南烛放下了骨笛,手指在上面轻轻的摩挲了一下,他的神情有些复杂,似乎是想起了这首歌谣的背景。

    深爱着姐姐的妹妹疯了似得的追寻着姐姐的脚步,直到听到了经文,她才发现自己追寻的人已经变成了怀中的那一面鼓。当得知真相时,妹妹又是怀着怎么的心情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真相呢。

    “走吧。”林秋石的心情意外的平静。

    “我不去,我不去。”徐瑾却好像怕的不行,一个劲的哭喊,“我不要过去……”

    她说着,朝身后踉跄着跑了出去,跑出去时还狼狈的摔了一跤,连挎着的包掉在地上了也没有捡起来。

    “徐瑾——”林秋石正欲上前追赶,却被阮南烛直接拦住了,他说,“她不去就算了,不必勉强,反正只要门开了,谁都能进去。”

    林秋石叹息。

    程千里走到前面,把徐瑾掉的包捡了起来,他道:“好轻啊……她不是放了两瓶水在里面吗?怎么感觉不到。”他们出来的时候都会准备在外面要吃的午饭,程千里亲眼看见徐瑾把两瓶水都塞进了包里。到这里之后他们一直没有分开过,程千里记得自己没有看见徐瑾喝水。

    “打开看看。”阮南烛突然出声。

    “就这样打开没问题吗?”程千里有点不好意思,“毕竟是她的私人物品。”

    阮南烛:“命都快没了,你还讲**权?”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程千里伸手将徐瑾的包打开了。徐瑾的包是一个乳白色的背包,似乎是羊皮做的样式很普通,她从到这里的时候就背在身上,偶尔装一些食物和日常用品。

    程千里打开了徐瑾的包后,却看到里面空空如也,竟是什么没有,他愣了片刻:“什么都没有……”

    阮南烛:“你拿给我看看。”他接过包,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后,在包的夹层里,找到了一页陈旧的纸张。

    “这什么?”程千里看见那纸张就呆了,“这是……”

    “这不是我们在塔顶看到的那日记么?”林秋石立马想了起来,“南烛,你还记得当时你翻阅那日记的时候,发现日记本被撕掉了一页么?”

    “对对对!”程千里也心灵福至,“我想起来了,就是阮南烛带走的那本笔记!”

    阮南烛听着二人的对话,顺手将那叠起来的纸张展开。

    只见纸上印着一副画,画上是一对牵着手的双子,她们穿着长裙,稚嫩的面容上带着满足的笑。这画本来没什么特别之处,然而仔细看过后,林秋石才发现画像上的两个姑娘,竟然都和徐瑾长的一模一样。

    因为这个,林秋石感到一股子凉气从后背冲到了脑门上:“她……是什么时候撕下这画像的。”

    “不知道。”程千里语气也干巴巴的,他道,“当时她的确没有和我们一起上最顶层。”

    这时林秋石回忆起了一个细节,在最顶层的时候,他看到的幻境里,就是徐瑾走到了鼓的面前,敲响了第一下。

    之前不曾注意的怪异也纷纷涌入了脑海,徐瑾作为一个刚进入这个世界的新人,未免表现的也太好了。虽然一直说着害怕,可却从未做出过任何错误的行为,甚至有时候,林秋石都会忘记自己身边有这样一个人存在。

    “所以……她其实不是人?”程千里吞咽了一下口水。

    阮南烛:“似乎是这样。”

    “那如果她发现了我们发现她不是人会怎么样?”林秋石看着那张纸。

    阮南烛把纸张叠好重新放回了包里:“这事情比较复杂,分很多种情况,等待会再详细说吧。”他抬头看了眼面前的骨塔,“天快黑了,我们先进去看看吧。”

    “嗯。”林秋石点头。

    他们往里面走的时候,看见蒙钰站在门口,他只身一人,脸上笑意盈盈,见他们过来冲着他们打了招呼:“你们来了。”

    “你要一起进去?”阮南烛问。

    蒙钰:“对啊,钥匙应该就在里面,让别人去,总是有些不放心。”他毫不在意的说出了近乎于轻视的话,却因为他身上强大的气势而显得并不突兀。

    阮南烛听到这话,笑了起来:“那我们就不去了,就请黎东源先生您把钥匙给带出来吧。”

    蒙钰闻言脸色微变:“你怎么知道我名字的——”

    阮南烛:“这有什么不知道的。”他微微扬起下巴,神情冷漠且充满了嘲讽,“谁都知道白鹿接了一笔大单子,能负责起这单子的,恐怕也只有东源先生你了。”

    黎东源听了阮南烛的一席话,眼神里充满了浓郁的兴趣,他上下打量着阮南烛:“我倒是没听说过哪里有你这样的姑娘,有趣,很有趣,等我出去了,一定找你好好聊一聊。”他笑了笑,“毕竟这么有趣的姑娘,实在是很难得。”

    林秋石听了这话在旁边想,是啊,的确很有趣……谁见过比自己还粗的姑娘啊。

    黎东源说完了话,竟是真的转身独自进了那塔里。

    林秋石见状惊道:“他一个人没问题?”

    阮南烛倒是显得非常无所谓,他说:“能出来最好,出不来我们也没什么损失,等着吧。”

    于是三人便在塔外等待,顺便讨论关于徐瑾的事。

    也不知道徐瑾还会不会回来,回来之后大家该用什么表情面对她,林秋石还委婉的提醒阮南烛别调戏徐瑾了。阮南烛却义正言辞的拒绝,表示这时候不调戏,等着徐瑾真的表明了身份,那他岂不是更不能调戏,这买卖实在是很不划算。

    林秋石:“……逗小姑娘有那么开心吗?”

    阮南烛:“其实逗你更开心。”

    林秋石:“……”

    眼见着天色就要暗下来,黎东源还没有从里面出来。

    林秋石本该要担心的,但看阮南烛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便奇异的也平静下来。

    就在他们和导游的约定时间还差五分钟的时候,骨塔里面终于传来了异样的声响。

    嘎吱嘎吱……如同骨头碎裂的声音,整个高大的骨塔开始分崩离析,骨头从旁边散落。

    入口处,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林秋石定睛一看,正是那黎东源。

    但最吸引人的,却不是黎东源,而是黎东源手里,那把漂亮的青铜钥匙。

    钥匙出现了,林秋石心中一松。

    黎东源拿着钥匙走到了他们的面前,伸手一递:“接下来便看你的了,祝小姐。”

    阮南烛粲然一笑,便将那钥匙抓在了自己手心里:“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黎东源说。

    林秋石没想到他如此轻易的将钥匙交出,微微有些惊讶,程千里倒是显得很淡定,似乎这种事情很是寻常了。

    约定的时间一到,那个导游准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她挥舞着小旗,开始催促着大家离开。而与此同时,天色也开始逐渐暗下。

    林秋石看到了刚才哭着跑走的徐瑾,程千里将包递给她,她便动作自然的接过了包,似乎完全不知道包里放着什么东西。

    “你们真的进到那塔里了吗?”徐瑾小声的发问,“找到妹妹的尸骨了吗?”

    “没有。”阮南烛回答,“我们什么都没找到。”

    “哦。”徐瑾怅然若失的应了声,她似乎有什么想要说的话,可话到了嘴边,却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如果平时,程千里肯定会问她想说什么,但是知道了徐瑾不是人这件事后,总觉得和她有了些距离感,害怕问出什么不该问的问题。

    于是众人一路都沉默着,直到到达了住所。

    导游说了第二天的时间,便和往常一样离开。大家聚在一起简单的吃了个晚饭,期间林秋石注意到徐瑾的眼神一直在往阮南烛的兜里瞟。

    阮南烛的兜里只有一样比较特别的东西,便是姐姐的腿骨,制成的骨笛。

    徐瑾似乎对这东西,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