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我的邻居是皇帝_ 第482章 我要回中原-

时间:2021-04-10 16:5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青史尽成灰小说我的邻居是皇帝 第482章 我要回中原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叶华立下了军令状,要把一国的宰相,从敌国弄出来,这事不但不容易,还十分危险,必须慎之又慎,不能出半点纰漏,否则不但颜面尽失,而且还会害了韩熙载的性命。

    谁能当此大任?

    “师父,当然是弟子去最合适了。”

    主动请令的是赵匡义,这小子已经从幽州回来了。

    师徒分开的时间只有一年,但是少年人长得快,赵匡义的个子蹿起了一大截,他们赵家人都长得高大,看起来赵匡义已经褪去了少年的青涩,向着青年迈进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时间久了,哪怕是石头也会焐热的。

    叶华见到了徒弟,居然还有些动容。

    “我听说你把那些蛮夷部落折腾得够呛?”

    赵匡义欣然道:“师父,这帮蛮夷简直笨透了,我给室韦人开价,十个契丹壮丁,能换一匹丝绸。他们就拼命去抓契丹人,乐颠颠把契丹人卖给咱们。我再去跟契丹的部落打招呼,说五个室韦人,换十斤茶叶,他们就乐颠颠去抓人了!”

    “茶叶,丝绸算什么?连人都没有了,草原就是我们的了!”赵匡义得意洋洋道:“师父,我还派了人手,去联络辽东的女真部落。渤海国已经被灭了,现在辽东是女真部落的人居多。他们更加野蛮落后,也不用给丝绸和茶叶,给点锅碗瓢盆,就老老实实听咱们话了。对了,他们还喜欢酒,一坛子烈酒送过去,他们能把媳妇卖给你!”

    ……

    赵二眉飞色舞,讲述着他这一年里的得意之作。

    不说别的,光是通过各种手段,他就弄到了三万多青壮劳力,简直比出兵抓人来得还容易。

    这些契丹人,室韦人,甚至女真人,多数被送到了河东挖煤……就在晋阳城,短短几个月的光景,已经树立起十几座高炉。

    挖煤,炼铁,生产农具,兵器,武装士兵,然后抓更多的奴隶,生产更多的钢铁……河东的经济已经开始简单而高效地运转起来。

    “师父,我觉得早晚有一天,河东和中原会发生冲突的。”赵二很认真道:“我说的不是打仗,而是更可怕的竞争!师父,河东用了太多的奴隶,生产出来的钢铁,粮食,必须外销……你跟我说过的,这种经济模式,天生是有扩张性的,而中原又因为均田,变成了小农经济。”

    赵二抓了抓头发,“师父,大周怎么会走上一条充满矛盾的道路,这不是让自己跟自己打吗?”

    叶华笑了,赵二跟他学的时间最长,也最理解叶华的想法,就连饱读诗书的李肆都比不上。

    徒弟能跟得上自己的思路,叶华很满意。

    “你说的没错,河东,幽州,走上了围着资本运转的道路,而中原呢,依旧以土地为核心,这二者是矛盾的,你的眼光很锐利,但是你却没有注意到,二者之间,也是相互补充配合的。”叶华笑道:“河东的资本模式,带来了高效率,带来了向外扩张进取的动力。而中原的均田模式,则是起到了压舱石的作用,能够吸收消化河东带来的冲击,保证天下的安稳。”

    赵二还是摇头,“我觉得二者还是水火不同炉,不说别的,今年秋天,河东就能有几百万石粮食出售,到时候中原的粮价一定会崩溃的,拿着推着独轮车的小老百姓,绝不是河东农场主的对手,双方差得太悬殊了,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争!”

    “哈哈哈!”

    叶华朗声大笑,“你所言没错,假如仅仅把目光局限在大周内部,双方就没法调和,只有一战,可假如有了额外的市场,情况就会大不相同的!”

    赵二略微沉吟,立刻道:“师父,这就是所谓转嫁矛盾,对吧?”

    “没错!”叶华意味深长道:“所以我们要开始经略江南了!”

    ……

    金陵,韩府。

    韩熙载从宿醉中醒来,揉了揉醉眼,外面日头高照,离着中午都不远了。他现在的生活和后世的人非常相似,只要不是早朝,就从来没有子时前睡觉的。

    韩姑娘给老爹熬了一碗甜汤,送到韩熙载的房中,她服侍老爹喝下,却在一旁忍不住抱怨。

    “爹,烈酒伤身,你就是不听,一把年纪了,要是有点闪失,你让我们怎么办!”

    韩熙载被女儿教训,一点反驳的话都没有,只是闷头将一碗甜汤喝干,才笑呵呵道:“你的手艺是越来越好了,为父真是有福气,有个好女儿照顾。”

    韩姑娘手脚麻利收拾碗筷,又劝诫道:“爹,你这些日子,就好好休息,养养身体,别再喝酒了。”

    韩熙载微微点头,没有说什么。

    只是等女儿出去,长叹了一声,神色之中,充满了落寞之意。

    身为一个文臣,最怕就是跟错主子,一步走错,满盘落魄,可惜的是,他韩熙载连着错了两次,真是情何以堪!

    前面提到过,李璟在日,韩熙载备受排挤,只能靠着喝酒饮宴,躲避是非。

    不过当大周南下,南唐惨败之后,他决定赌一把,支持李弘冀当太子。韩熙载赌赢了,李弘冀不但当上了太子,还顺势夺取了皇位,成了江南半壁的主宰。

    按理说,韩熙载这个从龙功臣,应该能拿到想要的一切,有了施展的舞台,可以实现胸中抱负了!

    可韩熙载悲哀的发现,李弘冀根本不是他想象中的雄主,更没有给他施展抱负的机会!空有满腹学识,却没有人赏识,这才是韩熙载的悲哀!

    他重新回到了以前的生活,饮宴欢歌,声色犬马,看起来远离俗务,超然物外,实则内心苦得没法说!

    在韩熙载的案头,放着一份他早就写好的奏疏,却不知道如何递上去。

    这份奏疏,是韩熙载治国理念的总说。

    他对李弘冀明确指出——在当下,国库的主要收入是田赋,朝廷惟有将田赋把握在手,才谈到整理财政,继而谈到富国强兵,同大周抗衡,保守江南,进而逐鹿中原。

    然而自先帝以来,当国者政以贿成,吏朘民膏以媚权门,而继秉国者又务一切姑息之政,以成兼并之私。结果造成了可怕的情况:私家曰富,公室曰贫,国匮民穷,病实在此。

    韩熙载不但看出了问题,也提出了方案:臣窃以为贿政之弊易治也,姑息之弊难治也。何也?政之贿,惟惩贪而已,至于姑息之政,依法为私,割上为己,据臣所知,豪家田占天下七成,又不以时纳。黎庶以三成之田,奉文武、禄宗室、饷边军、供国用,民焉能不疲?国焉能不贫?!

    今明天子垂拱而御,诸贤臣倾力相辅。假令仲尼为相,由、求佐之,恐亦无以逾此矣。所以刷新政治,壮根本之图,设安攘之策,倡节俭之风,兴礼义之教,正在此时。

    臣也不才,斗胆奏请整理天下田赋。其首重约己敦素、杜绝贿门、痛惩贪墨、所以救贿政之弊也;查刷宿弊,清理通欠,严治侵渔揽纳之歼,所以砭姑息之政也。上损则下益,私门闭则公室强。故惩贪吏者所以足民也,理逋负者所以足国也。则官民两足,上下俱益!

    ……

    韩熙载认为江南的兼并非常严重,已经到了民不聊生的地步,要想真正强国,就必须抑制兼并,清理历年的积欠,充实国库。对那些侵占田地,拖欠税赋的大户,要严惩不贷,绝不手软。

    说起来讽刺,这是李弘冀刚刚登基称帝,韩熙载就提出来的治国方略,当时他是信心十足,觉得皇帝陛下一定会同意的。

    可韩熙载哪里料想,他被泼了一盆冷水,李弘冀根本没有兴趣。

    相比抑制兼并,他更喜欢对外用兵,欺负吴越,染指荆湖,把得来的钱财,用来募兵,造船,增强军力。

    韩熙载觉得,虽然练兵很重要,但是国之根本还在于民,如果老百姓民不聊生,纵然拥有百万雄兵,最后也难免败亡的命运。

    他还举出了楚霸王的例子。

    项羽打了一辈子胜仗,所向无敌,就因为败了一次,不但丢了江山,还丢了性命。汉高祖数次战败,损兵折将,可每一次打败仗都能迅速恢复过来,并且集中更多的人马,重新逐鹿天下。

    项羽败就败在了没有稳固的后方,没有坚实的基础。

    自从安史之乱以后,北方的士人百姓南迁,江南人口繁衍生息,已经超过了中原,人多地少,土地兼并又严重。

    不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南唐就像楚霸王一样,随时有败亡倾覆的危险!

    他的这番见解,堪称肺腑之言,可等来等去,李弘冀一直留中不发,足足过了半个月,皇帝突然降旨,把他从吏部侍郎调为兵部侍郎。

    虽然是平调,但是吏部和兵部的权柄完全不一样。

    李弘冀的意思太明白了,他不喜欢韩熙载的主张!

    被当头棒喝,韩熙载选择了沉默闭嘴。

    可渐渐地,他没法沉默了!

    因为他的主张被中原的皇帝给采用了,而且更加彻底。他只说抑制兼并,打击豪强,而柴荣推行的新法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清丈田亩,均分土地,摊丁入亩,士绅一体纳粮,火耗归公……这每一项,都是他过去想都不敢想的。

    做这些事情,要跟全天下的士绅做对,大周的天子,你哪来的魄力啊?

    没人的时候,韩熙载对着苍天,发出如是疑问!

    他很嫉妒李谷,嫉妒到发疯!

    我要是能在大周天子的手下,保证比你做得更好!

    瞧瞧吧,你还畏手畏脚,不敢全力施为,对士人总是纵容退让……你可知道,我多希望南唐的天子,能支持我,给我这个机会啊!

    韩熙载关心着中原的情况,新法的推动,任何一点消息传来,他都如饥似渴,反复琢磨,探究里面的深意。

    几个月下来,韩熙载是彻底被柴荣的魄力征服了。

    他现在比任何人都清楚,大周选择了一条非常困难的道路,可是这条困难的道路,一旦走通了,就能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力量。

    很显然,大周已经走在了成功的路上。

    可相比之下呢?

    李弘冀不但没有跟进的想法,还在接受大周甩出来的垃圾,沉醉在一群人的歌功颂德之中,真是不知死之将至!

    身为一个有抱负的政治人物,最期盼的是有人理解,有人支持……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就是这个道理!

    韩熙载面对着昔日倾注无数心血的奏疏,突然伸出双手,将奏疏撕扯粉碎!

    不够,太不够了!

    光是抑制兼并,如何能胜得过大周?

    必须有更激烈的手段才行!

    韩熙载沉心静气,提笔写下了新的一份奏疏,洋洋洒洒,写着写着,他就把大周最近施行的变法,全都给写了进去。

    千言万语一句话,韩熙载希望李弘冀能立刻效仿大周,在南唐境内,推动清丈田亩,推动摊丁入亩。

    不只是为了扩充财源,更是解决人多地少的矛盾,让那些游手好闲的壮劳力,能够回乡耕田,不至于在城市当中游荡,无所事事。

    写完之后,韩熙载沉吟了许久,终于咬了咬牙,送了上去!

    这是他对李弘冀最后的期盼!

    这次韩熙载没有等太久,只是三天时间,李弘冀就在他的奏疏上写了一条血红色的批语:汝欲朕效法昏君,残害士人,坏江山根基,是何居心?

    是何居心?

    我是怕你当亡国之君啊!

    韩熙载彻底死心了,南唐已经不值得留恋了,我要回中原……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