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世子很凶_ 第二十七章 撼山(194/515)-

时间:2021-06-16 17:4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关关公子小说世子很凶 第二十七章 撼山(194/515)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听见唐家庄内打起来,不少江湖人都跃上了高墙,虽然不敢插手,但在高墙上围观,面对强敌的唐家也没心思管。

    宋英在外行走天下震慑江湖,本身已经是缉侦司的最强战力,身为官府中人未入武魁名录,但身手绝非唐蛟这种武魁之耻可比。

    所有江湖人的目光,都被这场可能是江湖上最高级别的搏杀吸引,目不转睛盯着风雪夜的演武台下,却根本看不清二人的动作。

    碎石横飞,石砖炸裂。

    宋英手持雁翎刀,眨眼睛与祝六短兵相接近百次,两人都毫发无伤,但地面、两侧墙壁都已经满是刀剑创口,旁边的演武台在眨眼睛硬别打塌了一个边角。

    刀光剑影让方圆三丈不留任何活物,唐蛟手持佩剑本想与宋英合力击杀祝六,可瞧见这场面,连剑都插不进去,只得带着两个儿子继续后退。

    当代剑圣,绝非浪得虚名。

    祝六身负血海深仇,狂怒之下,手中剑已经化为虚影,身前三步之内,万物尽成齑粉。

    宋英连接数招后,脸色便越来越严肃,逐渐应接不暇,被逼到了演武台上,脚步所踩之处尽皆龟裂。

    眼见退无可退,宋英怒喝一声,以刀做剑,用出了曹家剑的看家绝技‘龙门三叩’,三剑几乎同时刺向了祝六的额头、咽喉、心口。

    曹家剑重‘快’,是四大剑学世家中最快的一家,连借鉴曹家自成一派的唐家剑,都只能望其项背。

    ‘龙门三叩’练至大成,讲究‘三剑齐出,龙鸣一响’,三剑出去只有一剑的破风声,瞬间爆发力世间无出其右,几乎没人能同时躲过去。

    宋英虽然行走江湖已经改剑为刀,但本身就是天赋异禀的奇才,曹家剑早已经练就的炉火纯青,这一式‘龙门三叩’,快到旁观的江湖上看来,只出了一次手,祝六面前却出现了三个刀尖。

    祝家剑重‘稳’,从来不取巧,以精准著称于世,论快肯定比不上曹家剑,近身搏杀正面遇上这杀招,必然是吃亏的。

    可祝六之所以被老剑圣撵出家门,原因就是祝六不喜欢祝家剑,独自闯荡江湖后,也从来没学过这老掉牙的玩意。

    祝六隐居的十几年,只做了一件事——习尽天下武学,去芜存菁化为剑招,再将百种剑招融会贯通,精炼为一剑,世上最完美的一剑。

    前剑圣陆百鸣被一剑夺去剑圣名头,用的便是这一剑。

    这一剑教给了祝满枝,也就是宁玉合口中的‘从中平枪演化而来的中平剑’。

    这个评价实在太过外行,之所以像中平枪,只因为中平枪也是走最简单实用的套路,没有任何花里花哨的前招后招,一枪直刺势不可挡,才有了‘中平枪、枪中王、当中一点最难防’的说法。

    只可惜满枝不务正业练刀去了,根本就没学会此剑,不过即便如此,也能以树枝捅入墙壁寸余。

    这一剑原本的名字,叫‘撼山’,撼动祝稠山的意思,只可惜老剑圣终其一生,也没能看到儿子用出这足以摧毁他毕生成就的一剑,也不知是幸事,还是不幸。

    宋英明显是幸运的,因为他今天亲眼看到了什么叫‘剑圣’,还成了这成名一剑的靶子。

    祝六单手持剑,在宋英用出龙门三叩的瞬间,平举长剑简简单单直刺而出。

    盘龙壁下,龙鸣骤起。

    一剑递出,直接震碎了袖袍,剑刃上的铁锈全数震落,将原本锈迹斑斑的铁剑,化为了一把通体雪亮的银刃。

    宋英眼神骤变,带着几分难以置信,想要收刀回防,却根本没有余力,眼睁睁看着对方聚力、出手、剑到身前,动作行云流水、无坚不摧,连闪身躲避的机会都没有。

    嘭——

    尖锐破风巨响过后,盘龙石壁轰然炸裂,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豁口,碎石击穿了后方大厅的门窗,几个躲在石壁后的唐家子弟连惨叫都没发出便横死当场。

    骇人声势,惊住了乱战的所有人,齐齐偏头看向演武台,连交手都忘了。

    唐蛟瞪大眼睛,愣在原地,张着嘴却没说出话来。

    风雪潇潇、杀气四溢的小广场上,刹那间鸦雀无声。

    祝六一剑过后,战立在原地,剑锋依旧颤鸣不止。

    这是剑圣之威!

    只是这代表了当代剑学最高水准的一剑,刺出之后,并没有将宋英四分五裂。

    鸦雀无声的广场,所有人都看向了演武台。

    宋英持刀护在胸前,额头冷汗话落,明显可以看到雁翎刀轻轻颤动,眼中带着劫后余生的庆幸。

    宋英的身旁,一个红袍老人,干枯的手指抓着宋英的肩膀上,不知何时出现,仿佛一只都站在那里。

    红袍老人古井无波的双目中,显出几分欣赏,沙哑的公鸭嗓响起,声音传入所有人耳中:

    “好剑,不亏是祝稠山的儿子,没让咱家失望。”

    “贾公公?”

    打鹰楼众人脸色微变,瞧见这位在大内守护君王一甲子的老太监,真的出现在这里,便知晓大事不妙。

    贾公公必然是为了对付厉寒生才过来的,此时厉寒生已经前往了菩提岛,在场众人虽然是楼里的精锐,但也最多对付天魁营狼卫和唐家请来的高手,遇上宋英这样的顶尖枭雄,只能交由祝六对付。

    祝六方才能灭了宋英,但被贾公公救下,杀招一出对方便会提防,很难故技重施斩杀宋英,加上贾公公本人,胜算几近于无,若是祝六躺下,在场所有人恐怕都得命丧于此。

    裴先生退到了房舍之上,毫不犹豫的开口:

    “六郎,走。”

    打鹰楼众人闻言,为了保全打鹰楼战力,没有恋战当即跃上了房舍高墙,而唐家和狼卫也追了上去。

    祝六提着长剑,蹙眉看向贾公公和宋英,又看了看在远处的唐蛟一眼。

    贾公公轻轻叹了口气,摇头道:

    “咱家年纪大了,出来不了几次,既然现了身,你今天便走不了。其实啊,你爹留个香火不容易,明知此行凶多吉少,不该来冒险的。”

    祝六持剑而立,眉头紧蹙:“听说是公公当年和皇帝求的情?”

    贾公公点了点头:“算是吧,咱家惜才,求的情挺多,不用记在心上。待会出剑莫起波澜,剑稳一些,杀了咱家,说不准还能活着出去。”

    祝六吸了口气,轻轻抬手:

    “你们走。”

    裴先生自是不愿打鹰楼的顶尖战力葬身于此,可他们这一群帮手,只能清理周边杂鱼,对上宋英都没有半分胜算,更不用说贾公公,为防被一网打尽,只能咬牙道:

    “能逃既逃,切勿恋战。走!”

    话落,打鹰楼众人向四方散开,狼卫和唐家子弟也从后面追杀而去。

    唐蛟此时总算松了口气,持剑壮着胆子来到了演武台下,堵住了祝六的退路。

    宋英眼中多了几分忌惮,持刀移向左侧,蓄势待发。

    贾公公双手笼袖,身上无半点气势,站在演武台的中央,安静等待祝六出剑。

    祝六面无表情,目光锁死面前的贾公公,剑锋纹丝不动。

    整个唐家仿佛在此时凝滞下来,连呼吸和雪花都静止,只剩下四道人影,站在倒塌的九龙壁下。

    而周边围观的江湖人,连大气都不敢出,和祝六认识的几个老一辈眼中显出几分担忧,却是无可奈何。

    啪—

    不知哪个灯笼里的烛火,燃烧不均发出了一声轻微爆响。

    下一刻,祝六的身形猛然在演武台上消失,雪亮剑刃卷起风雪,直扑站在演武台下的唐蛟。

    唐蛟吓得一哆嗦,长剑早已出鞘,凝练毕生所学的唐家剑还没用出来,祝六已经到了面前。

    只是唐蛟反应不过来,不代表其他不行。

    宋英和贾公公的身形同时而动,闪身来到了演武台下。

    与宋英的气势惊人不同,贾公公身若鬼魅,没发出半点声音,却先一步到了祝六的身侧,抬袖轻挥,袖袍卷住剑刃,屈指轻弹,一根金丝激射而出,直刺祝六喉头。

    祝六手中长剑犹如泥流入海,得不到丝毫反馈,当即扭转剑锋试图搅碎袖袍,长剑却如同沾上一片甩不开的落叶,没有丝毫着力感。

    眼见金丝来到身前,祝六旋身躲闪,脚尖轻点地面,跃起稍许才堪堪躲过。

    金丝并未收回或者落地,无声无息从广场上横穿而过,直至刺入侧面的一根廊柱才停下。

    贾公公左手袖子卷着剑锋,右手抬起袖子挥出,宽大袖袍落在祝六格挡的胳膊上,看似绵软无力,却将祝六整个人推的横飞出去。

    祝六借势抽回佩剑,往后方腾挪,宋英却已经出现在了后方,刀锋如影,斩向祝六身体各处。

    嘣——

    夜色中,忽然响起强弓拉满似的轻响。

    祝六抬起长剑刺向宋英,剑至半途,动作却猛然一顿,好似被什么东西强行拽住。

    抬眼看去,却见铁剑之上,不知何时被三根金丝缠绕住,在出剑的力道下,金丝拉的笔直,压弯了笔直剑锋。

    站在原地的贾公公,屈指轻弹手中金丝,夜色中便爆出三声琴弦响动,金丝化为利刃,弹在了祝六持剑的胳膊上,留下三道血口。

    出剑动作被打断,宋英的刀锋可不会干等着,毫不迟疑劈向了祝六胸口。

    长剑被限制,祝六唯有弃剑,双掌夹住刀锋,脚尖踢向宋英手腕,试图夺下兵刃。

    只是贾公公手掌微翻,被金丝拉回来的长剑在空中飞旋起来,直接削向了祝六的脖子。

    双拳难敌四手,面对一身鬼魅手段的贾公公和宋英联手,祝六明显应接不暇,两权相害取其轻,只能拼着中宋英一刀,再次抬手握住了飞旋的剑柄。

    飒——

    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小广场上忽然发出一声爆响,一杆龙纹长槊划破长空,从夜色中激射而来,犹如床弩弩箭,直刺祝六身侧的宋英。

    事出突然,措不及防,骇人威势之下,宋英脸色骤变,当即抬刀劈开了射来的长槊。

    长槊力道之大,竟钉入演武台石板近两尺才停住,槊杆仍在嗡嗡蝉鸣,若是插在身上,恐怕能射个对穿。

    宋英暴怒:“何方宵小!”

    祝六握住剑柄,乘势闪身跃上了演武台,用力猛拉试图拽断剑刃上的金丝。

    而贾公公,左手捏着三根金丝,目光望向了长槊的来源。

    围观的诸多江湖人,早就被三人神乎其神的身手震住了,正为祝六捏了把汗之际,瞧见有人敢出手帮忙,都是满眼震惊和庆幸,急急看向长槊射出的方向,想瞧瞧是哪位不要命的大侠。

    满天飞雪中,高墙侧方的望楼上,不知何时多了白衣如雪的俊美公子。

    白衣公子背负一刀一剑,正从三丈高楼上跃下,人为至,洪亮声音先传到了众人耳中:

    “唐蛟!你还我师父娘亲命来!”

    话语带着滔天怒意,落地之后,身若狂雷,不由分说便杀向了站在侧面旁观的唐蛟……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