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这后宫有毒_ 青衫初入九重城,紫阙拂曙红云开。 第七十六章 皇帝:朕也心疼自己。-

时间:2021-07-08 16:19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繁朵小说这后宫有毒 青衫初入九重城,紫阙拂曙红云开。 第七十六章 皇帝:朕也心疼自己。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云风篁一惊,倏然转身,就见一个弱冠少年微微皱眉,正一脸不赞成的看着戚九麓。

    “这是谁?”她索性走回淳嘉帝身侧,牵着裙摆坐下,懒洋洋问。

    皇帝语气平和道“这是兴宁伯的侄儿,袁棵袁松籁。”

    “他说王世子的随从偷窥妾身?”云风篁冷笑了一声,“这是在暗示妾身不安分,故意勾引外男?!”

    “外臣不敢。”袁棵低着头,平静道,“只是方才外臣眼角余光的确看到王世子身后这随从偷看云嫔,甚至数息之后,方才转开视线。”

    云风篁不客气的嗤笑了下,转头问淳嘉帝“陛下,这位袁公子,莫不是有着断袖之癖?那妾身可要说了,陛下龙章凤姿,也是这等瞧着就是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姿容也不过尔尔的货色所能够觊觎的?!”

    “你!”袁棵闻言惊怒交加,下意识的想要喝骂,到底摄于御前不管放肆,只紧攥了拳头,面色愤怒。

    淳嘉帝则轻轻拍了拍云风篁的手背,笑着道“云嫔莫要胡说。”

    “妾身怎么胡说了?”云风篁哼道,“这满殿里男男女女多少人,就算恪守规矩不敢打量妾身跟两位公主殿下,能在御前伺候的宫人,谁不是平头正脸?袁公子谁都没看,只留神着王世子的随从,说没有猫腻谁信呀?”

    她说着朝纪明玕抬了抬下巴,“纪公子离这随从还近些呢,纪公子怎么就没发现?”

    纪明玕干咳一声“外臣适才在喝茶,没有注意。不过松籁一向为人稳重,想必不会无缘无故的诬赖王世子这随从。”

    “这话倒也是。”公襄霄眯着眼,居然附议了,这让纪明玕微微一怔,就听这位摄政王世子继续说道,“戚九麓,你出来说说,你方才是否偷看云嫔?若果当真御前对宫嫔无礼,本世子可饶不得你!”

    戚九麓应声出列,跪倒丹墀之下,从容道“禀陛下,微臣头次入宫,虽不熟礼仪,却铭记世子叮嘱,不敢或忘。何敢偷窥禁中女眷、冒犯天威?!”

    公襄霄就轻笑出声,道“袁松籁骑射一向不行,可见眼力欠佳,可能是看错了吧?”

    袁棵沉着脸反诘“棵骑射确实羞于见人,然与王世子也在伯仲之间。若果棵眼力欠佳,王世子看人的眼力只怕也是不行罢?”

    “陛下,妾身算是看出来了。”云风篁这时候插话道,“这位袁公子约莫同摄政王世子有些过节,这会儿随意找个借口撕扯……可这关妾身什么事情?今儿个您若不给妾身个公道,妾身可是不依!”

    淳嘉帝笑着哄她“袁松籁不是这样的人,再说你们非亲非故,他干嘛攀扯你?许是……”

    “怎么非亲非故了?”云风篁打断他话,挑眉道,“这人不是婕妤娘娘的娘家人吗?当然婕妤娘娘一向疼爱妾身,妾身万不敢怀疑娘娘的。只是妾身当初才进宫的时候,在凝碧殿被人推落水中……”

    皇帝听到这儿扯了扯嘴角,这事儿已经拿出来说了几次了???

    三宫六院都心里有数的真相,你就算不亏心,这么翻来覆去的提就不腻吗?!

    朕听都听烦了!

    云风篁不但不腻,还试图将事情扩展到前朝“昨儿个搬地方,那宫人总算主动跳了出来。可是妾身一直想不通啊,彼时妾身这才进宫呢哪里来的仇家?这会儿看袁公子的做派,莫不是袁公子背着婕妤娘娘所为?”

    袁棵都震惊了“外臣什么时候做过这样的事情?!外臣根本不知道这事儿!”

    最关键的是,“外臣之前从来没见过云嫔!”

    咱们俩之间是彻彻底底的非亲非故好不好?!

    “妾身虽然不是云氏血脉,但到底是淑妃娘娘承认的族妹……”听到这儿,淳嘉帝果断打断“行了,这只是一件误会,大家都不必再提!”

    抬眼看云风篁,语气稍稍加重,透着警告,“你不是要去看看明惠?去罢。”

    他不过稍微存了几分看戏的念头,结果这云嫔就想挑起翼国公府跟兴宁伯府的矛盾?

    皇帝对这宫嫔的搞事能力算是服气了,这要是不赶紧压下去,天知道云风篁还能扯出些什么来?

    “既然是误会,袁公子大庭广众之下险些污了妾身的清名,难道不该道歉么?”云风篁闻言却端坐不动,昂着头,寸步不让的跟皇帝对望,“不然传了出去,人家还以为妾身理亏,不过是靠着陛下宠爱,逼着袁公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妾身明明冰清玉洁,凭什么要受这样的羞辱?陛下您平时都说最喜欢妾身了,这么大的事情,您该不会不给妾身主持公道罢?”

    她其实不是很在乎袁棵的赔礼道歉,因为冲着刚才那句揭发戚九麓的话,这个人在她看来迟早都是要死的。

    关键是,也不知道皇帝有意无意,戚九麓至今还在底下跪着呢!

    那么袁棵凭什么还能安安稳稳的坐在椅子上?!

    要跪一起跪!

    迟早她会让袁棵跪下去之后这辈子都起不来!

    皇帝眯着眼,冷冰冰的看着她。

    云风篁坦然回望。

    偏殿中一时间沉寂。

    “陛下,微臣……”片刻,却是丹墀下的戚九麓率先出声,只是才说了半句,云风篁就横了眼公襄霄“王世子烦请管好贵属,妾身同陛下说话,他插什么嘴?!”

    公襄霄干咳一声“是,本世子回去之后会好生管教此人。”

    “云嫔不许王世子之随从开口,究竟是觉得他无礼,还是别有用心?”袁棵倏忽冷笑,起身拜倒,大声道,“陛下不知,王世子这随从,与云嫔关系可不一般!此人名为戚九麓,来自北地大族戚氏,与云嫔……原有婚约!”

    “陛下!微臣幼时族中的确为臣聘过一女,然而数年前业已解除。如今臣已成亲,妻室正在摄政王府,王世子可为作证。”戚九麓低着头,沉声说道,“至于陛下这位云嫔,微臣不敢直视,并不清楚是否如袁公子所言。但,与戚氏当年定亲的人家,却不姓云的。”

    袁棵冷笑道“是与不是,查一下不就知道了?陛下,云嫔深沐圣恩,却对旧人念念不忘……”

    “旧人?”云风篁嗤笑一声打断他话,道,“袁公子,可能因为彼此桑梓不同的缘故。妾身那故乡,可不似扶阳郡的自在!纵然自幼定亲,那也是恪守礼仪,不到正儿八经过门,压根见不着的。所以请公子不要由己推人,说这样叫人误会的话!”

    这话摆明了嘲讽袁楝娘从小就跟淳嘉帝厮混在一处,足见袁氏家教不行……袁棵面色涨红,说道“北地人尽皆知,你与这戚九麓自小同出同入,而且……”

    “谁说的,你让人来帝京同妾身对质!”云风篁不屑道,“空口白牙的话谁不会讲?!袁公子都指使宫女意图溺杀妾身了,这会儿捏造罪名好致妾身于死地也不奇怪不是么?妾身自小深藏闺阁,稍微疏远些的亲戚都看不到,遑论外男?”

    袁棵眯起眼,森然道“云嫔口口声声家风谨慎,却不知道为何令亲姊乃是因为红杏出墙,为家族清理门户?!”

    他不忘记补充说明,“云嫔与之乃是同一位母亲抚养长大。”

    “所以妾身如今还好好儿的活着,正好证明了妾身的家教没有任何问题!”云风篁自信满满道,“至于说家族清理门户就代表家风不正……这真是笑话,国朝历年下狱处斩的犯人多了去了,怎么你是觉得陛下治国不力,还是觉得国朝诸位大人尸位素餐,朝野上下都是蝇营狗苟、作奸犯科之徒?!”

    她侧首看向皇帝,脆声说道,“陛下您听听!这话说的好不诛心!您不伤心,妾身都心疼您!”

    淳嘉帝也心疼自己,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不争气的表弟,又摊上这么个不依不饶的宫嫔?!

    然后他还要给他们善后……

    “都少说两句罢。”皇帝环顾一圈,与他目光接触到的人,除了云风篁之外,都立刻低垂视线,以示敬畏,“不过些许误会,吵成这个样子,像话么?”

    袁棵听出他想息事宁人,不甘心道“陛下,云嫔跟戚九麓真的……”

    “陛下,妾身很好奇兴宁伯府对翼国公府到底什么仇什么怨……”云风篁不甘示弱,开口就扣帽子。

    淳嘉帝目光陡然一厉,沉声喝道“谁再吵就给朕滚出去!”

    云风篁与袁棵互相怒视一眼,这才一脸不情愿的住了声。

    皇帝也没了心情圆场,绷着脸说了几句“这只是个误会都因双方太过得理不饶人才闹到这个地步”之类的话,末了宣布此事到此为止,以后谁也不许再提“至于云嫔之事,淑妃与翼国公府都曾具告,若果不合规矩,何以能令懿旨礼聘?”

    云风篁跟戚九麓闻言心头都是一松,这等于是用太皇太后的懿旨为云风篁的名节背书,以后谁敢再拿她亲姊红杏出墙、有过青梅竹马未婚夫做文章,首先要面对的,就是对太皇太后的质疑!

    皇帝会这么好心吗?

    只是疑惑旋即涌上心头,云风篁可不相信淳嘉帝真是什么温文尔雅的好人!

    不提她跟袁楝娘之间的过节,就说在淳嘉帝这种处境,能够八年如一日的进学、生活,而没有在失意跟美色里放荡堕落,这样的心性与坚持,云风篁绝对不相信是一个毫无野心的好好先生可以保持的。

    正思索着,淳嘉帝已经出言打发纪明玕还有袁棵离开了,却将想一起告退的公襄霄留了下来。

    作为公襄霄的随从,戚九麓理所当然也走不了。

    云风篁微微蹙眉,就见皇帝让左右全部退下。

    等高大的殿门被缓缓带上,殿中只皇帝、云风篁、公襄霄以及戚九麓四人,皇帝不复人前的温雅和煦,面无表情的问公襄霄“怎么回事?”

    这是质问公襄霄为什么带戚九麓进宫?

    毕竟兴宁伯府能够查到的,手握皇城司的摄政王府,没理由一无所知。

    明知道戚九麓曾与云风篁定亲,明知道云风篁如今是淳嘉帝“宠爱”的宫嫔,还要把人带到御前,甚至跟云风篁撞上了……这是什么居心?!

    云风篁正待开口,皇帝却先一步朝她投来毫无感情的一瞥,寒声道“云嫔,朕与王世子说几句话,你莫要心急,好么?”

    话讲的体贴,语调却冰冷森然,不容回绝。

    “……”云风篁抿着嘴,不去看他,只将目光投注在公襄霄的面容上,暗自祈祷,他的回答不要太过愚蠢。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