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凤落徽径_ 第四十七章 瑞凤-

时间:2021-07-08 16: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南草水盛小说凤落徽径 第四十七章 瑞凤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古合清意识到了赵庆义口中的“后头”是什么,脑中疯狂一转,最后闭眼嘶吼道:“阿耶!”

    赵庆义一愣,他转过身:“你叫我什么?!”

    古合清把整个人埋到地上,又喊了一句:“阿耶!”

    “求阿耶放过她,她是你的女儿!”

    赵庆义眼皮跳了几跳,倏忽就皱起眉,俯下身去,又用虎口死死钳住古合清的下巴,语气里带着威胁:“你再说一遍?”

    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下来,古合清透彻清明的眼光里透出灰暗,紧闭的双唇之后的牙终于打开一条缝,不成句的话语从牙缝中一个个蹦出来:“她,是您的女儿。”

    “啪”,猝不及防的一个耳光落下,声音清脆,落在死寂的庭院里,像落下的一个青枣,脆生生的红色指印从白得透净的皮肤上显露出来:“我和你阿娘给你生一张嘴,就是让你来胡说八道的?”

    “你为了救一个逆贼,竟连这样的谎都编得出来,赵莘莘,是为父对你太过仁慈了!”赵庆义撑着血红的双眼,恶狠狠道。

    古合清抬起头,两只眼睛泪汪汪地看着赵庆义,轻轻道:“她是江南辰家的女儿,她是辰不枉的孙女......”

    赵庆义看了她一眼,有些厌弃地甩掉她的手,他把手背到身后,仰起他的身板,高声道:“玉逊齐,带下去。”

    玉将军走到殿前,俯一俯身子,给赵庆义浅浅地行了一礼,瞥了一眼跪在地上泪水涟涟的古合清,然后用一种警告的眼神扫了一眼站在远处的绣心,道:“是。”然后转过身,招来手下几个心腹:“带下去。”

    几个士兵七手八脚地将宸妼抬起来,往下扛,云心一直伴随在左右,长孙俶行也跟在其后默默往下走。

    古合清方松开了那只死拽着赵庆义衣摆的手,低下脑袋去。

    赵庆义梗了梗脖子,转身回到殿里,在七零八落的环境里,挑了把椅子坐下来,拍拍衣袍上的血迹,拍不掉,又用手去擦,也擦不掉,最后,挥去拳头,十分悔恨地一拳砸在斑斑血迹上。

    狡黠昏庸的君王垂头颓废了半晌,十分费力地撑起身,压着怒火和悲痛,重新把头抬起来。

    他看了几眼四周,随手指了几个人,道:“你们几个,把君后带下去。赵太医,你跟着,去瞧瞧,好好治。”简短的两句话,咬字清晰,声音波澜不惊,但越是这样,越是让在场所有的人不寒而栗。

    被指派到的人立即行动,在这种境况之下,谁都不想在王君的身边呆太久,能早一些离开就是福分,是项上人头的保障。

    交代完这一切,赵庆义又道:“虔安,你进来。”

    古合清跪着,没有任何动作,她只是垂下头去低低地笑,院中很凉,清亮清亮的月光落在她身上,落在满地的血迹上。她那一身单薄的素衣沾染了不知谁的血迹,显得妖媚而又诡异。她就那样安安静静地笑着,清丽的面颊肿起了半边,笑容愈发的不合时宜,不禁让人看一眼便毛骨悚然。

    “你过来。”赵庆义命令的声音里带上了不耐烦。

    古合清却像魔怔了似的,依旧一动不动。

    “过来!”赵庆义抓起手边一个青瓷茶杯扔过去,但这一切都如同小石入深潭,没能让古合清有一丝一毫的反应。

    赵庆义强压下去自己的怒火,喘着粗气对几个士兵命令道:“把公主弄进来。”

    几人颤巍巍走到古合清身边,却没一个敢直接上手,只能在她身边求:“公主,您心疼心疼我们,就进去吧,您不进去,王君会杀了我们的。”

    古合清木然地转过头,看了他们一眼,又摆头回去,不说话。

    几个士兵以为她是在跟王君耍父女间的小脾气,便又哀求道:“您就进去吧,您进去王君最多罚您几个板子,闭门几日,我们就不同了,没法把您请进去,我们轻则牢狱,重则丢命......殿下?虔安殿下?”

    古合清闻言,漠然地又看了他们几眼,开口道:“我去。”

    说着,有些虚弱地起身,走三步便晃几下。本就气血双虚,在这样一番折腾之下,几个月修养回来的力气消耗殆尽,只怕旧伤复发不远了。

    她就那样,如同一个幽魂一般飘飘忽忽走进殿里,期间突然又想起方才士兵的那一声“虔安殿下”,她的精神恍惚了。

    似乎还有人曾这样叫过她,鼻息之下那一缕淡淡的白檀香,带着安全感的怀抱,墙头上那个灿若星辰的笑容,耳畔那个真诚好听的气声,还有那个极尽温柔的眼神......

    可是他叫什么呢?古合清头晕目眩,仿佛处在半梦半醒之间,怎么都想不起来。

    管你叫什么!你能不能就带我走。她心底里冒出一个荒唐的念想。

    我能不能去你怀里睡个好觉啊......

    赵庆义的盘问还在继续,古合清紧锁着眉目,感受着胸口天翻地覆的钝痛和大脑中肆意蔓延的幻想,她头脑一片模糊,什么都想不起来,她最终轰然倒地,失去意识。

    睡去之前,她仿佛听见有人在用好听的气声同她说:“睡吧,等你睡醒了,我带你去看看天上的纸鸢,春日要来了。”

    春日要来了,阿耶的生日就要来了。春日好啊,春日好,安又也是春日生人的呢......

    许成渊坐在连夜回琮国的马车上,手心里死死攥着一支钗子,那是他曾经替人“送货”的酬劳。这货物也并非寻常货物,而是一个人,一个约莫七八岁的孩童,孩子长得格外俊俏,刘姓,乳名换做阿游,由一个女子陪伴,去江湖上投奔亲戚。那女子身子柔弱,便找了些地下关系,托了丐帮护送。恰巧那几日他刚到琮国闲着无事,又与丐帮有些江湖情谊,便在帮里吃住几日体察民情,自然也就参与护送了。

    相处的几日之间,他在那女子身上觉出些端倪,那女子容貌极佳,虽打扮土气,但出手阔绰,一颦一笑皆透露着闺秀风范。那姑娘称是出门来替父安置小娘子在外偷生的儿子。且大多寻求丐帮送货的都是这一类见不得人的家私,他也就并未多想。

    他只是压根都未曾想过......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